太极禅动态 > 李连杰:乐做“扫地僧” 证得大自在

继日前马云和李连杰发布了共同出演、集结了史上最强演员阵容的电影《功守道》的巨幅海报,今日李连杰在片中“扫地僧”的形象也被公开。据悉,这部由两人双剑合璧、率领诸位大咖的电影是为了他们共同的梦想:“向中国功夫做过贡献的前辈们致敬,向中国文化致敬,与全世界分享中国文化”。

 

 

而影片中一身“扫地僧”打扮的李连杰在现实生活中,也正是一位实实在在的修行人。不久前,“太极悟道”第一期学员毕业典礼那天,太极禅创始人李连杰先生同太极禅总裁、太极禅学堂院长杨荇农先生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精彩对谈,分享了他对电影、公益、修行以及利他主义的思考,之前公号里已有分享(“点击阅读”)

 

 

在当天的讲座中,李连杰还一口气抛出了以下这许多问题:生命是什么?痛苦是什么?爱是什么?到底我们的人生是什么?这些年每天打坐六小时的李连杰,依照闻、思、修、证的次第,认真地探寻着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 

今天,就让我们跟着这位“扫地僧”到2500年前的那位大智者那里找找答案。

 

 

 关 于 修 行 

我为什么会去修行呢?1997年在我34岁的时候,碰到了亚洲金融风暴,当时我已经浅浅地意识到了有些东西不对了。用太极的观点看,站在阴看阳,或者站在阳看阴,都只是一个距离感的问题。你看到李连杰,觉得他应该幸福啊,事业成功,家庭和谐,怎么会不幸福呢?其实,这样感觉完全来自于距离感。

 

我最近还在跟马云聊同样的问题,就是你看的距离,是站在一个角度,阴去看阳,或阳去看阴。你觉得没有问题,他太幸福了,他怎么会有问题?但是你到了同等的位置,阴或阳的时候,看到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

或者用爬山来举例子,普通人在山底向上看爬到3千米的人,好羡慕啊。只有你到了3千米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在这儿会缺氧啊。当然,3千米的人也没办法了解5千米6千米的切身感受,认为他应该是很美好。但是当你到了6千米时,你会发现,6千米会高反啊,呼吸困难、头痛不适,生存空间完全不一样。

 

 -  缘 起  -

在97年,我碰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从小到大我认为努力工作、遵守法律、努力创造财富,有了财富我就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。但是当时,我突然发现,虽然我有了财富的积累,可我吃的那个跟我以前吃的一模一样,我喝的那个也差不多是我小时候喜欢的那个。唯一不同的是,就是我小时候在北京上公共厕所,哥几个一排,现在我家里有5个、8个厕所,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些。

 

突然感觉,我真的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?我内心里认为生命是什么?痛苦是什么?爱是什么?到底我们的人生是什么?我恍然愣住了,原来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啊。所以,假如比喻那个时候是在一个3千米的高度,别人看你是很牛的一个生活状况,但是我看隔壁的时候,那他比我牛多了。像一个搞投资的朋友,他说一个电话上午买进下午卖出,我赚了8千万,他钱都没付,就已赚了8千万了。这我得摔多少泥、打多少滚啊,断胳膊断腿,所以它的等量是不一样的。再看上边,那些人更牛了,去年刚收了个公司大约1亿吧,最近刚给转手卖了80个亿,他比那个哥们又牛很多了!你再想,我这断胳膊断腿的到哪一天才能挨到那个哥们那样,那么容易,打个电话就能赚钱了。

 

我才34岁,我已经考虑这条路不对了,因为这体力劳动总有打不动的时候。别人看我应该是最开心的状况,但我看上面应该是最开心,哥们,你都几十亿身家不可能不开心了吧,可是亚洲金融风暴,全部跌了,身家不见了一半,他也烦恼。我再去看百亿富翁,那些百亿富翁,我跟他们聊天,他们是在8千米的高度吧。他们应该被认为最没有烦恼的一批人吧,这个一辈子,甚至八辈子也花不完的钱,他们应该是最牛的吧。他们说:“哎,连杰,这钱,大老婆的儿子盯着,二老婆的儿子也盯着,三老婆的儿子也盯着,外边养着的5个也盯着。每天一听说我病重,大家就等着分财产。我还喘着气呢,一点孝心也没有,都气得脸红脖子粗的。”我们认为最没有烦恼的人,他也有烦恼,我接触了8千米的人,我知道靠拍电影这个行业根本永远熬不到他那位置。但即便到了他的位置,他也有痛苦,他也烦恼,其实有很多这样的案例。

 

那时候,我就觉得,这是不是就是我人生要追的那个位置,第一我追不到那个位置,第二我追到那个位置,我是不是也跟他一样同样有8千米的生活难度。我看另外一个富翁,他真的是百亿富翁,我去他房间里去洗个手,出来被他给叫了:“哎,你过来过来,你刚洗手用肥皂了?”我说用了,他说:“这肥皂用完了,别让它趴着,沾水了,化得快,用完了得立着,这样化得慢,节省。”这节约到用肥皂得立起来,为了能用的时间长。所以,每个人都有面对生命的不同境遇和态度。

 

以前认为人活着就为了四个字——名、利、权、情,人是为着这四个目标来奋斗。可现在我觉得不对啊,有点问题了,我肯定得看清楚这生命是什么。那个时候机缘巧合,我就翻了一下释迦牟尼的故事。按世俗标准,我觉得他应该更没问题了。名、利、权、情这四个东西,释迦牟尼都具备了——他是王子,未来法定继承人,权力肯定有吧,名更别提了;而且王子么,未来的国王,钱全部是他的,国家都是他的;情更是不需要地下情、一夜情,举国上下,都送进去,不像今天有些企业家还得藏着掖着。我就想,这个人太牛了,我当时做了个对比,他当时可比李嘉诚牛。李嘉诚有钱有名,但权力只在一个行业里,隐形的权力,可王子却有生杀大权,有随心所欲的大权。就比尔盖茨来说,他也不具备这样的权力。今天的世界,亚洲顶级富豪、美国全球顶级富豪,都不具备2500年前这个王子的权力。就这样一位王子,他还痛苦,这事给我挫折太大了!我李连杰就是电影界一个演员,就是赚的钱比别人多点,我痛苦你想不通,那王子痛苦你更想不通啊。他都想不通,我们这时代六七十亿人没几个能达到这个高度的。就是具备这个四个东西,他还是不高兴,他还是痛苦。他痛苦什么?他说生、老、病、死,我解决不了。所以他放弃所有一切,开始苦修、探索,修行了6年,他解决了。

 

-  旅 程  -

我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在研究生死。这几年花的时间比较多,像今年有两个月的时间在闭关,在不丹、尼泊尔、四川、美国、泰国,在不同的地方闭关修行。因为在我个人理解方面,我再一次表明是我个人的思维,修行上它有几个阶段性。第一个阶段就是信仰,我相信,我求佛,求给我工作,给我孩子上好学,给我身体健康,这是求的阶段。求完了之后,就是开始修行的阶段。

 

修行的开始就是克制的阶段。有时候我特别喜欢把它比喻成教育体制,小学生控制不了自己,咱就规定他不能吸毒,不能玩刀子,不能玩药,就是说避免一些事情的发生,刻意地把人的行为限制,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碰的,这是第一个阶段。我觉得,克制基本算是修行的小学课程吧。

 

那第二个阶段就是中学课程,就是你不用克制,克制是没有用的,应该去针对他。头痛了就吃头痛药,腿痛了要治腿,脚痛了要治脚,就是针对性。比如说:我比较贪心,我就用布施去对它;你比较愤怒,那就用慈悲;就是每一个东西对付每一个东西,相对的东西都在中学课程里头。有病因就有解决的方法,用解决的方法去相对它,就能改变你对生命的一些了解和看法,变得更加开心一点。

 

第三个阶段,我觉得就像大学课程。不要针对它,要更清晰地了解它,就是转那个烦恼为主题。这件事的因缘是什么?很简单的,比如说有人问佛陀:“我最害怕死了,我能不能不死?”佛陀说:“行,我有一个办法能告诉你不死,但是你答应我一个条件,你到村里走一圈问问谁家有不死人。如果有,回来我就告诉你怎么修。”结果这个人问了一圈回来说家家都有人死。佛陀说:“既然这是个现实,就不用教了,那是个必然,必然的那就不用教了。”大学是修如何把烦恼转成智慧的这个过程。

 

再往上,我给它分的就是研究生的课程,转都不用转,因为它是空的。“我”都是空的,“我”空了以后,像《心经》里说的无眼、耳、鼻、舌、生、意,连生死都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什么是烦恼什么是菩提,两个都不存在,两个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。因为有了“我”,创造出了一切,这是研究生的课程。

 

研究生再往后,是什么?说了半天都是理论,都是讲故事推理,真正要做什么?身体的感悟。我们世间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个东西?不要再停留在理论上,所有的文字都多余了,所以做出来就真的要去感受。现在很多心灵鸡汤、很多国学在微信上推,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啊,生活就应该这样,退休就应该这样。吃点斋,吃点素,这个东西都很美啊。但是一出门,我做不到啊,你惹我孩子,我还是要跟你吵架,任何事物马上就出来。

 

你知道的文字理论和你真正能不能做到,那是研究生之后的课程。我觉得那个是亲身的感悟,把所有理论基础打散后,要面对感悟。我是一点感悟没有,理论我全懂,没任何感悟。所以我就努力去按着这个一步一步去修,现在最大乐趣就是每天5-6个小时在禅定、在禅修,在静中去寻找感受所有超越语言的理论。

 

-  信 念  -

我不会觉得去西藏尼泊尔闭关修行很清苦,这就像我们人生当中的价值观,看你如何看待生命这件事。如果我们跟这个世界里的大部分普通人来聊说,哥们,你努力吧,前面有10亿美金等着你呢。只要你日夜不休,努力修行,那10亿你就有机会拿到,你就有足够的动力。因为你有认知和对那个目标的渴望,就不会觉得辛苦,日夜加班也不会觉得辛苦。反正努力到最后就能达到了,因为你的世界观和你的目标知道那个是你最想要达到的。

 

当你最想达到的那个目标设立了,这个过程你不会觉得辛苦。你不觉得它是一个无效的付出,因为你觉得有一个东西在等待你。那么,修行也是一样,如果你升起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见地,就是认知,这个是我要追求的一个目标。那在这个过程里,我真的就是七天十天不洗澡,真的就是一个人对着那个山洞。我不觉得苦,我觉得快乐无比,因为我的认知和我要达到的目的是我最渴望的。

 

闭关的时候,人家问我什么时候能把我从山洞里搬出来。我开玩笑说:“兄弟对不起,就是旁边搁着10亿我也不出来!”我不觉得那10亿对我有效,我更在乎的是那个我渴望要了知的一个东西。所以在这个过程中,当我有这个认知的时候,我一点不觉得它是痛苦。别人就说,你不看手机,你跟这个世界失联了,你没问题?我说没问题啊。太极禅有杨总在,帮我看着呢,其他的有哥几个帮我看着呢,我怕什么呢?因为这个世界没谁都转呢。为什么我喜欢这条路?因为我很享受和感悟,这个东西是最重要的,而那个东西我一早就想通了。

 

我十几年前在香港,帮克林顿基金会筹款的时候,我就讲了个笑话。我说:“人呢,在我们相对的世界里啊,要彼此扶持,因为公益么,就是彼此扶持,彼此感恩,对吧?当我出生的时候,光着身子来,得有一朋友一剪刀剪开脐带,你才有独立的生命,独立的呼吸。你是在别人的帮助下,开始有了第一口呼吸,所以要懂得感恩。而且记住,你是光着身子来的。在你成长的一生道路上,一定多多少少,除了父母,有人帮你,不管是老师、兄弟、姐妹、邻居、同事,伙伴都在帮你。当你最后一天走的时候,什么也带不走,最后还得有一哥们帮你一摁,把你烧了,没有那哥们摁,你就臭了。其实人的一生都是在彼此扶持中长大,所以提早跟那个哥们说谢谢,说没你的话我也走不了。其它的,名利权情啊所有东西,都不是你的,但是我们活着有保管权、有管理权。在你还有生命呼吸的时候,可以管理,完了以后呢,你愿意你就交给儿女,不愿意就交给慈善机构。或者你愿不愿意,还没来得及想好,你就走了,大家自由分配,就那么几个愿意不愿意。你以为是你的,其实真想透了,真不是你的。”

 

但是大家在争的是什么呢?不是拥有权,而是管理权,是各种物质的管理。这个权力是有的,但是其实本质上根本不属于你。所以我觉得,不属于我的东西,我急什么?最属于我的那个,当然是我渴望去解决掉的那个生死的问题。大家都说30年后,可能一两百岁是轻轻松松的,但那只是在维护和升级硬件,比如用干细胞啊、靠机器啊。而我更喜欢把那个软件升级。所以对我来讲,修行的过程真的不是痛苦,我很自在,我很努力在寻找。